根植人文  品定生活

Rooted humanism The quality of life  

您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三利期刊 > 《踏浪》第六期 > 文化藝術 > 正文

千年溶洞里,藏著中國最美古法紙
以前總在想,如何讓那些“千年手藝”脫去它那件陳舊的衣裳,重回鮮活的模樣?直至我來到這個隱世的古法造紙之鄉,撫摸那一張張柔韌的花草紙,我才意識到,手藝如人,要扎根與故土的山水,才能生生不息地繁衍,永遠保持青春的模樣。
石橋,既是一座天然石拱橋,也是“中國古法造紙之鄉”的名字。石橋村坐落于貴州丹寨縣南皋河畔,世代居住在這里的山民,以他們對祖先執著的崇敬,傳承著遠古先人的造紙工藝。
走進石橋,便走進了一片神奇的土地。古樸的村莊依偎在大山的懷里,一條小河蜿蜒穿過石拱橋,綠水微瀾,清澈見底,偶爾傳來婦女搗衣的聲音。吊腳橋下,幾架水車不停地轉動,在風中哼唱著古老的歌謠……延續千年的丹寨皮紙,就在這樣寧靜的環境中滋養生成。



 
▲依偎在大山里的石橋
 
來到南皋河邊“大巖角”石壁下,有一座千年溶洞。溶洞寬百米,高80米,似一座巨大的天然屏障,遮蓋著腳下竹木搭成的天然作坊。一股清泉從溶洞深處汩汩流出,石壁上草木郁蔥。村民說,溶洞周圍草木資源豐富,水質好,而且恒常低溫,讓制作出的紙張分外柔韌、細膩,留存千年。
石橋人的造紙工序,與古籍記載別無二致?!侗静菥V目》寫道:“蜀人以麻、閩人以嫩竹、海人以苔、吳人以繭、楚人以楮為紙”。丹寨皮紙的原料,就取自當地山林的構樹、杉根。






 
▲千年溶洞里飄來的草木暗香
 
每年三到五月,村民上山采集構樹枝,剝皮晾曬,經反復蒸煮、漂洗,做成柔軟的棉絮狀構皮麻。將構皮麻浸入山泉水,加入仙人掌的汁液攪拌均勻,便做成白粥狀的紙漿。




 
▲構樹作皮,山泉溶漿
 
抄紙是造紙成敗的關鍵,也是一項最具視覺美感的工序。只見師傅把紙漿倒入石砌的紙槽,紙槽內清水蕩漾,紙漿懸浮于清水之中,若隱若現。將平整好的篩網框,往紙漿池中一壓、一搖、一擺,竹竿彈跳之間,他已揭開紙框,連紙帶篩送到濕紙堆上。這是技術性很強的活路,紙張的厚薄、均勻、平整度全靠這道工藝。









▲抄紙
 
將皮紙固定在木框上,在石壁旁的空地上錯落擺放,就像平地起了一座紙的迷宮。潤澤的古老紙張,呼吸著山谷的清風。





▲曬紙
 
最后一步,屏息凝神,撕下薄如蟬翼的天然皮紙。
皮紙質地柔韌,耐腐蝕,是除了宣紙之外最優秀的國畫用紙之一,還是國家修復古籍的必備材料。石橋人親手制作的皮紙,源源不斷地被送到各地藏館、藝術家的手中,默默地延續著文化的生命。




▲揭紙
 
幾年前,石橋人主要制作樣式簡單的傳統皮紙,直到幾位香港客商來求制一種“藏花”的紙,村民們才發明了美麗的花草紙。
花草紙,是在紙漿未干時,鋪上山中的花草風干而成的皮紙。趁早上有露水的時候,女子上山采來鮮花,然后直接放進專門準備好的紙漿模,澆上一層紙漿,保留鮮花原汁原味的色澤與形狀。









▲花草紙,留住青春的紙中琥珀
 
半透明的纖維中,隱隱透出花瓣和葉脈的紋路,如同少女吹彈可破的肌膚,又如紙中琥珀,氣質清新。用花草紙做成的書籍、賀卡、手提包等小工藝品,倍受海內外游人的青睞,漸漸讓這個隱世古村落芳名遠播。
如今,石橋村有一百多戶苗漢人家傳承著古法造紙技術。溶洞的作坊旁,供奉著蔡倫的牌位,每年春節,石橋人都會進行祭祀儀式。身著盛裝的苗族婦女、孩子聚集在石橋下,長老擺上祭祀的供品,神圣而虔誠。造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天然的信仰。







▲造紙是石橋人的一種天然信仰
 
平日,石橋人造紙之余,還會教客人DIY花草紙、做工藝品,有客人從日本、北歐遠道而來,他們都能輕松愉快地交流,此時的石橋人,和一個現代人無甚分別。但到了晚上,他們又會身穿華服,伴著美酒與古老的音樂高歌起舞,仿佛回到遠古文明。千年丹寨,是石橋人的根,而一張張古法紙,則是他們走向世界的大門。




 
▲石橋人的日常生活
 
年復一年,石橋村延續著傳統的習俗,一如他們所造的紙,保持著最原始自然的本色。古老和青春,在這些人、這些美麗的紙上存活著,是故鄉的水土滋潤著他們,讓這個紙鄉石橋的紙香得以永遠延綿,既能追尋過去,亦能夠走向未來。
 

 
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