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植人文  品定生活

Rooted humanism The quality of life  

您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三利期刊 > 《踏浪》第九期 > 文化藝術 > 正文

長沙窯:大唐湘瓷泛輕花
來源:寶雅藝術、瀟湘晨報等
 
1000多年前的沖天大火,燒出了名揚海內外的長沙窯,開創了陶瓷業的一個新時代。1000多年后,在印尼勿里洞外海海域,一艘被稱為“黑石號”的中國唐朝年間沉船,被德國尋寶者打撈上來,人們驚喜地發現:沉船上竟然有5萬余件長沙窯陶瓷依然保存完整。這一驚世發現,不僅揭開了長沙窯曾經輝煌的神秘面紗,也使這一世界陶瓷史上保存最完整、脈絡最清晰的中華瑰寶,再次吸引了人們的目光。
 
長沙窯是什么窯?
長沙窯又名銅官窯,窯址位于今長沙市望城縣丁字鎮石渚湖附近。長沙銅官窯遺址是唐至五代時期制瓷遺址,距今約1000多年。長沙銅官窯遺址是世界釉下多彩陶瓷的發源地,堪稱為陶瓷史上劃時代的里程碑。長沙銅官窯釉下多彩的發明,突破了當時青、白瓷的單一色調,豐富了瓷器的裝飾藝術,為陶瓷裝飾藝術譜寫了重要的一頁,在陶瓷發展史上獨步一時,它還把中國傳統的書法、繪畫、雕塑、詩詞、諺語等溶入陶瓷裝飾之中。它以造型美觀、裝飾雅致、釉色勻潤、工藝多樣、題材豐富而著稱。長沙銅官窯的產品遍及亞洲,遠至非洲,開辟了一條通往南亞到北非的“海上陶瓷之路”,在東歐、西歐地區也有發現,具有極其重大的歷史、科學、文化、藝術四大價值。
 
 
 
長沙窯發展歷程
初唐 長沙窯始于初唐。這一時期的長沙窯瓷器大部分是開片青瓷以及陶塑藝術品。瓷器的造型涵蓋十二生肖、鎮墓獸、侍女、樂俑、胡人、駱駝、車馬等諸多品類。
盛唐 以素釉青瓷為主,并開始出現彩瓷。人們將銅、鐵等金屬呈色劑摻入顏料中,其中銅的顏色即是我們今天見到瓷器上的綠色,而褐色、紅色則是鐵的作用。
中唐 在從單色釉到多色釉燒成功的基礎上,研制出釉下彩精堪瓷品,并以格言、警句與五言、六言句為內容的書法裝飾瓷器,在陶瓷工藝中已形成新的形式,開創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晚唐 造型趨向纖巧多變,裝飾流行于花鳥畫、印花、壓花以及單形式的宣染畫和彩釉畫等特有風格。從中可見當時制作長沙窯瓷器的匠人、甚至市井社會的生活態度,頗具趣味。
 
 
 
 
▲青釉模印貼花人物紋壺
 
小口,鼓腹。兩系及流下分別飾以三塊模印貼花的人物圖案,流下為一女子袒胸披紗,紋褶飄逸流動,站于蒲團之上,扭動身體,婆娑起舞,應是唐代風行于全國的胡騰舞,右邊一人吹笛,左邊一人執物站立。這些紋飾均與西、南亞文化有關,是中外文化交流的見證。
 
 
 
▲青釉褐綠點彩紋壺
 
喇叭口,弧頸長流,弓形鋬,器身以褐、綠點彩繪重疊山巒。點彩是西亞民族常用的裝飾紋飾,在長沙窯瓷上常見,反映了西亞文化對長沙窯的影響。褐、綠點彩組合紋飾是長沙窯極富創意和成功的裝飾手法,色澤明艷,布局大氣有致,顯示出不同一般的藝術魅力。
 
長沙窯五個第一
釉下多彩 長沙窯釉下彩的發明,突破了當時“南青北白”一統天下的局面。已故古陶瓷專家馮先銘先生曾高度評價:“長沙窯是我國釉下彩的創始地,對宋以后瓷窯有極大的影響。”
銅紅釉 長沙窯燒制成功銅紅釉,把銅紅釉發明燒制時間,從宋代提早至唐代,推前了300多年。而且還為后來宋鈞、元明清釉里紅及祭紅、郎窯紅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模印貼花 長沙窯獨具特色的模印貼花是用陶泥模印出花紋后,粘貼在瓷壺的系紐或流下,再施以彩釉。長沙窯模印技術十分精湛,人物可數清根根胡須,動植物栩栩如生,建筑物富有立體感。
商業銘文 聰明的長沙窯經營者們,為了使自己的產品搶占市場,博得市場買者青睞,便在器物上用釉下彩文字標出“絕上”、“美酒”、“卞家小口,天下第一”,“言滿天下無口過”等廣告語。
龍窯 位于長沙銅官窯遺址保護中心的譚家坡古龍窯,是唐代以來世界上保存最為完整的古龍窯。窯址長達41米,最寬處3.5米。
 
 
 
▲青釉褐彩“春水春池滿”詩文
 
喇叭口,瓜棱腹,多棱短流,平底。流下書褐彩五言詩一首:“春水春池滿,春時春草生。春人飲春酒,春鳥弄春聲”。詩人從寫景到寫人,以八個春字順次描繪出春天帶來的無限生機,句意簡明,瑯瑯上口,詩趣盎然。
 
▲青釉褐彩“蓬生麻中”題記壺
 
喇叭口,瓜棱腹,多棱短流,平底,流下褐彩書:“蓬生麻中,不扶自直”。此句見于荀子《勸學》篇,借喻社會環境對人的影響。
 
長沙窯裝飾特點
長沙窯屬于青瓷體系,其裝飾手法多樣,有刻花、劃花、鏤刻、堆塑、印花、貼花、繪花等。繪花最富創造性,在釉上和釉下繪出各種花紋。這種釉上彩繪不是在燒好的有白釉的瓷胎上繪彩,而是將釉施在坯胎上,待釉陰干之后,直接在上面作彩畫,入窯煅燒,一次性完成。這種釉上彩繪一般是繪彩云、彩山、彩帶、彩斑、彩樹葉等紋飾,這種彩繪,由于彩、釉交融在一起,所以顯得自然、生動、流暢,有水墨畫淋漓盡致的生氣。
彩繪的紋飾常見有幾何紋,如四方形、六方形、菱形、圓形等。還有云帶紋、山峰紋之類,這種紋飾多用點彩而成,有的還繪成各種飛鳥、游龍、走獸、魚紋、花卉、人物等。這些繪畫,用筆簡練,自然灑脫,具有濃厚的民間生活氣息。開創了瓷器裝飾藝術的新天地。長沙窯把繪畫、剪紙,雕塑等工藝都運用于陶瓷的裝飾中。其次,有些產品反映佛教文化和伊斯蘭文化的內涵,由于出口到西亞等地,因而就有一些椰棗等異國風格的裝飾。還有一些產品中甚至出現了金色卷發女郎、異國情侶等西方人物形象。此外,還有反映馬球等運動場景的紋飾。另外,一些哲學格言、民間諺語也在長沙窯產品中有出現。
 
 
 
▲青釉褐綠彩花鳥紋壺
 
口殘,長直頸,多棱短流,四瓣瓜棱深腹,平底。流下腹部用褐綠彩描繪花鳥紋,一只小鳥佇立花葉間,抬頭凝思,神態活靈活現,花葉構圖簡潔,線條明快,色彩濃重。
 
▲青釉模印貼花“張”字紋壺
 
喇叭口,鼓腹,平底。流及兩系下分別貼三塊模印褐斑。一塊為坐獅,另兩塊為一串串碩果累累的椰棗圖案,椰棗為西亞常見果樹,也是長沙窯模印貼花勤于表現的內容之一。獅與椰棗互相映襯,呈現出一幅熱帶風光下的動物畫,西域風格躍然瓷上。有一椰棗正中有一“張”字,當是作坊主的姓。
 
絲綢之路上的長沙窯
公元826年,在唐代對外貿易據點的揚州,一艘裝載著大量中國物資的阿拉伯大商船,迎著季風揚帆出航。這艘商船沿著大陸邊緣的東南海進入中國南海航行,在季風引導下行船至蘇門答臘西南方格拉薩海峽時,不幸撞擊到黑色大礁巖,近20米長的船身就此沉沒于距印度尼西亞勿里洞島深達17米的海底中。
1998年,德國公司在勿里洞島海域打撈唐代沉船時,因附近有一塊巨大的黑色礁石,遂將其命名為“黑石號”。沉船地點距勿里洞島海岸約2公里,水深約15米。新加坡飲流齋陶瓷鑒賞會副會長賴輔仁介紹,“黑石號”不是中國船,而是一艘中東地區古代的帆船,該船長約18米,寬約6.5米。船上6萬多件中國瓷器,用瓶壁厚實的甕存放,雖歷經1000多年海水的浸泡,仍大多保存完好。
 
▲黑石號的復原船模
 
 
▲“黑石號”沉船上的瓷器
 
6.5萬余件長沙窯瓷器中,一個刻有“湖南道草市石渚盂子有明(名)樊家記”銘文的瓷碗揭開了“黑石號”器物身份之謎。有專家研究發現,此前在東南亞、中東、東非等多個國家出土過長沙窯的青釉彩瓷碗,而在國內,除了窯址所在的長沙和將產品銷往海外的主要貿易港口揚州出土了較多的青釉彩瓷碗,其他地方幾乎不見。據此推斷,“黑石號”長沙窯的青釉彩瓷碗,是一種專供外銷的產品。
 
長沙窯“因外銷興起,又因外銷衰落”
自漢代開辟陸上和海上絲綢之路以來,“絲綢之路”一直都以運輸絲綢為主,但到了唐代,海上的這一條由阿拉伯-印度洋-馬六甲海峽-南中國海的路徑卻發生了一些變化,它逐漸以運輸瓷器為主,“絲綢之路”變成了“陶瓷之路”。據專家鄒敏訥分析,主要是因為唐代的手工業(包括陶瓷業)、造船業得到了長足的發展,以“黑石”號一船滿載上十萬件的貨物為例,“這么大的體量,陶瓷不比絲綢,如果是通過陸路運輸,成本相對要高很多”。
因此,長沙窯瓷器通過海運,走向了世界各地。至唐代結束、五代黃巢起義時,戰亂頻仍,外商遭到大規模的殺害,外銷貿易受到了阻礙,長沙窯相較國內其它窯口產品,大部分瓷化程度差、脫釉現象多,而遭到了市場沖擊。有記載,僅湖南境內衡州(今衡陽)地區的蔣家窯、瓦子墩窯及岳州(今岳陽)一帶燒制的類似越窯的青瓷產品,都較長沙窯更受本土市場歡迎。長期的大宗出口外銷,使得長沙窯已具備很大的規模,市場的擠壓、原材料成本的增大,使得長沙窯迅速地走向了衰落。
今人回顧歷史,常向史料中尋覓草蛇灰線,但從來沒有正式文字記載、僅有幾首唐詩佐證的長沙窯則只能通過或碎或完整的瓷器,向人們傳遞歷史信息,隨著對長沙窯的不斷研究,最終將還原那些消失千年的生活原貌。